Lyn

I'm burning up a sun, just to say goodbye.

【喻文州个人向】初见其人

“文起四海,以喻九州”

这是个难以想象的人。

他的容貌是极端方雅正的,却很少有人去细细描赏,你想,这大概要归咎于其标志性的气质了。

舒适的,要化在阳光里的风度。

盛夏初见,目光相撞的瞬间,你觉得自己触碰了一团云。亚热带的水汽在上一刻浓稠如织棉,又会在下一秒逸散成飞絮。你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存在,却更清楚地知道你挽留不了,更困不住他。像措手打翻了的苏打,浅凉的悲伤从心底漫上来,结块为刃成在喉的涩意。你似乎迫切地想证明什么,于是惶惶然伸出手去,没有够到他衣袂,倒意外得了展颜一笑。

他像是有些惊讶,好看的眼微微睁大,虹膜在朗空下润出一层浅蓝的薄光。像是电影的慢镜头回放,在他的唇角,一抹弧度缓缓绽开,如画布渐濯颜色,雪融春归。南海的风铺就柔光背景,百年梧桐漏下支零光屑,水汽在柏油路面和水色天际间蒸发、升腾、再遇冷凝露,肉眼不可见处有一个又一个循环。他额前软黑的碎发随风曳过一个自由的弧,白衬衣下修长青涩的线条隐隐可想。你不自觉地后退一步,指尖堪堪从他伸过来的手掌旁垂落,攥紧成拳。你眯起眼,他胸口的第二颗纽扣亮得不像是反光,近乎于坐落九霄的另一颗太阳,烫得整幅岁月静好的画面要卷边燃烧。

飞蛾扑静火般,你固执地用目光刻印这一面之缘。G市的风雨,G市的花和海,和最重要的G市的少年。你费尽心思搜刮出一个文绉绉的词,龙章凤姿,觉得终于可以修饰他了,太好的他。

他在问你,“荣耀,要一起来吗?”。你早已经听不真切,却本能地点头,“好”。顺理成章般,这个温润到平凡,又坚忍到耀眼的人,从此成了你仰望的整个盛夏。

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,一直,一直都如此坚信着。


PS:本文动力来自于TV版中手速对比一幕,太不友好了。我喻队虽然是个手残,但是苏啊~必须吹!